往事如烟...      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
注册登录上传往事上传相册热门产品 
  首页>> 往事杂谈
  往事搜索:    
  百度搜索:
 
民国时期的重庆茶馆
2013-12-26 20:05:06  来源:渝州书生新浪博客  会员:抗日战争   作者: 原文/杨耀健

 

重庆人爱喝茶,尤其爱上茶馆里去喝茶。在过去的年代里,重庆各行各业、三教九流各种不同身份的人,都有天天上茶馆喝茶的习惯,到茶馆里休息、品茗、聊天、会友和议事,茶馆就是人们社交的主要场合。

因此,重庆的茶馆很多,遍布大街小巷。据1947年3月《新民报》发表的统计,全城新旧市区共有街巷三百一十六条,茶馆竟有两千六百五十九家之多,平均每条街巷有八家茶馆。而据成都市茶社业同业公会的记载,1949年成都的茶馆只不过五百九十八家,远逊于重庆。

重庆城茶馆的店名很雅致,也很讲究。茶馆本来是开设在闹市,店名却为“葛岭”、“凉亭” 、“江山一览轩”等等,没有世俗气。

黄沙溪地临长江,开设茶馆取名“数涛楼”;佛图关上的茶馆取名“听雨阁”,真是既风雅,又贴切。

过去茶馆的座位很舒适,是用竹片串成的躺椅,取材于本埠盛产的斑竹、楠竹和“硬头黄”制作。这种躺椅轻便灵活可折叠,高矮适度稳定性好,茶客可坐可卧,闭目养神不虞摔跌。

外省茶馆的茶具多为壶和杯,而重庆茶馆里的茶具则是传统的“三件头”,即茶碗、茶盖和茶船,俗称“盖碗茶”。茶碗和茶盖是瓷制,茶船多为金属制成。

精于吃茶的人就知道,这种茶具优点有三:茶碗造型上大下小,茶叶容易冲转和浸泡深透;茶盖既可视茶叶浸泡程度控制水温,又可用其搅和茶叶,饮茶时阻挡浮叶入;茶船有端碗不烫手,茶溢不湿衣的妙处。

茶馆内专司泡茶和续水的服务员,在北方称之为“茶博士”、堂倌,重庆茶馆里则称“幺师”。这“幺师”的名称是有来历的,他们多数都是袍哥中的老幺,故称之为“幺师”。

“幺师”们的技术非常高明,当茶客围桌坐定之后,“幺师”应声而至,只见他右手提着锃亮的紫铜长嘴壶,左手五指分开,分别夹着茶碗、茶盖和茶船,走到桌前一挥手叮当连声响,七八只茶船满桌开花,分别摆放就位。然后他将装好茶叶的茶碗分别放入茶船,紫铜壶嘴长二尺有余,只见长长的壶嘴如赤龙吐水,将各茶碗一一冲满,绝对是滴水不漏,然后再依次盖上茶盖。其全部动作干净利落,真是神乎其神,令人拍案叫绝(八十年代初,北京老舍茶馆重新开张,寻遍全国找不到好的师傅斟茶,最后在重庆建设公寓,即民国时的“关岳庙”茶馆找到了。他们如获珍宝,马上高薪挖走了)。

“幺师”泡茶是要有一套技术的,掺开水讲究三起三落,“头道发、二道冲、三道泡 ”的规矩不得马虎。

“幺师”靠水吃水,其财路之一是卖开水。“幺师”除吃老板的三餐饭外,工资微薄。而市民来买开水的钱归堂倌,不上缴。茶客洗脸、卖晒干的废茶叶等则是“幺师”与老板五五分成。

每家茶馆里都设置了一个大火炉,上面开了几个火口,俗称“老虎灶”。它从早到晚不熄火,无论何时,必有一两壶沸腾的开水,便于冲茶。附近居民可花钱来打热水,老茶客干脆在这里洗脸洗脚。茶壶一般用红铜制,不用青铜,因为后者价格高。店里备有大砂缸,河水必须经砂缸过滤排除杂质后才能使用。

过去,重庆茶馆卖的茶主要是花茶、沱茶两大类,绿茶、红茶则是抗战时期,为了适应下江人(指就江以下的江苏、浙江人)的口味而逐渐风行的。花茶被称为“香片”,以成都茉莉花茶为主,其它珠兰花、栀子花和玉兰花茶等,则常备而未用或很少用。沱茶主要是云南下关、昭通一带所产。

重庆人偏爱沱茶,吃过火锅非得灌它几碗不可,只因它茶性温热,尽可开怀畅饮也不至于受“起夜”之苦也。沱茶的另一特点是经得泡,中午外出吃饭吩咐留茶,到下午晚上还可以接着喝,汤色依旧酽然。至于价格昂贵的龙井、蔷薇等品种,只有极少数的大中型茶馆才备有。白开水称之为“玻璃”,适合于妇孺。春天毛尖、春芽进货,茶馆要写出“春茶上市”的红字条,提醒老茶客惠顾。

老茶馆泡茶使用源源不断的河水,所以一般茶馆都挂出写有“河水香茶”四个字的纱灯,以招徕顾客。 河水是指长江、嘉陵江中水,但夏季嘉陵江水质比长江好。挑水工担一挑水爬坡上坎很费力,力资就贵。过去重庆城里用水,全靠挑水工供应。因此,挑水工是一支庞大的队伍。

在清末时,每担水的水价约等于三碗小面或六个锅魁。因为河水价高,一般平民都用井水,而茶馆为了保证茶味清香,再贵也要用河水。

1932年3月1日,新建的重庆自来水公司开始售水,设水站十个,老百姓称之为“机器水”。茶客们说“机器水”有股药味道,群起抵制。因此各家茶馆仍然坚持使用河水,直到抗战期间才逐渐改用自来水。

过去重庆的茶馆除去品茶之外,还有很多其他功能。大茶馆一般都是袍哥团伙的香堂(即办事机构),负责帮会里的日常工作和接待外地来的兄弟伙。

每逢农历腊月吃团年饭、五月“单刀会”、七月“中元会”,这些茶馆一律谢绝空子(非袍哥)喝茶,专搞大开香堂、朝圣摆宴、栽培兄弟伙(介绍参加袍哥)、晋升座次等帮会仪式。因此,这类茶馆挂名老板大多是袍哥中的“三爷”(即管事)。

旧时重庆城袍哥大小香堂近百个,帮会茶馆也就多如牛毛。

仁字总社社长田德胜的“五伦”茶社设和平路,后亦为开水店(这家茶馆一直维持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后期只剩“老虎灶”卖开水了)。社长唐绍武的“三民”茶馆设复兴路(现民族路)。社长张永隆的茶馆设关岳庙(现建设公寓),是仁字袍哥最众的茶馆。社长石孝先的“兰社”茶馆先设罗汉寺街,后迁保安路(后称八一路),主持人为三爷向东甫。

义字袍哥舵爷冯什竹设义字总社香堂茶馆于凯旋路口,附有“二二”俱乐部,汇集名演员和名玩友,搞川剧座唱颇为驰名。戴坤元的“一德”茶馆,设在现八一路,此人曾一耳光打死古玩商谢某,经袍哥斡旋不了了之。“三多”茶馆在大阳沟,为义字大爷李竹山所经营,是花鸟、信鸽的交易市场。“较场口事件”凶手刘野樵在大梁子开“群义”茶馆,是特务打手的山寨。

礼字礼渝总社茶馆设江家巷,舵爷何占云,解放后他仍卖茶,后在管制中病死。

袍哥中智、信二字无大茶馆,归礼渝社香堂。

抗战时期,外地的帮会组织也迁入重庆,洪帮大洪山香堂设在机房街“悦合”茶园、白龙池“集明”茶社。九龙山设在江家巷“武汉”茶社。“皇后”餐厅老板许忠武为洪帮舵爷,帮会分子去“皇后”不论是否用餐,均免费待茶。

袍哥茶馆里的“幺师”是非常重要的接头人,他们不仅要会察言观色,还要懂得帮会的规矩、切口和手式。袍哥中的规矩是很复杂严密的,外地袍哥来到重庆,人生地不熟,往往先坐茶馆与堂倌接头,按照规矩,先说上切口,并带有相关手式。只有通过着一套手续,确认是本帮会的成员后,才能获得帮会的帮助。

在袍哥茶馆里的“幺师”必须是袍哥中的老幺,他们也是警探的眼线,黑道中的“点水人”( 暗中点大户人家的底细)。这些人分得清五阴六阳,识得飞的走的,属于非常精明伶俐的人。

重庆城里除去袍哥开设的茶馆外,各行帮(行业)也有自己的茶馆。历时久、名气大的行帮(行业)茶馆都集中在老城区。

粮食业茶馆设在较场口米亭子,顾名思义,这里就是因为粮食生意在此交易而得名。每年五月半早稻成熟,便有新米进城,直到七八月晚稻才收割完,这段时间米亭子、小米市一带的茶馆,总是座上人常满,杯中茶不空的。

屠宰业茶馆设在张飞庙,即今中华路第二实验小学内。店堂供奉刘备、关羽、张飞,规模宏伟。茶馆里供奉刘、关、张,一是因为他们讲义气,二是因为巴蜀本是三国时期蜀国的地盘,所以敬重刘、关、张。巴县、璧山、荣昌、大足等县每天有生猪运来,怎样分配、怎样分担附加的教育费等杂税等等,在喝茶时大家要讲清楚。

油脂干菜业会所设在鱼市街“上三元”茶馆,即今民权路与民生路交汇处(原市曲艺团所在地),有茶桌十多张,晚上是固定的评书馆。

布匹业茶馆设在在鼎新街,共两处,各占房数十间。由于川东大量种桑养蚕,重庆成为四川的纺织业交易中心,土布市场内除有鸽笼式的小店铺几十家外,还有若干一桌、一席的布摊,中留几十张方桌空地,均为茶馆。各有老板,无壁垒间隔,大约以厅柱为界,一屋两头坐,生意各做各。晚上布贩收市,茶馆成为演出评书、清音及卖假药、旧货,看星相、算命的地方,茶客多为四乡来渝进货的小布贩。春节期间休市,这个茶馆成了临时的儿童玩具市场,是孩子们的天地,压岁钱多耗在那里。

棉纱业会所在棉花街陆玉成茶馆,兼为叶子烟贩的交易处所。

鞋帮业在县城隍庙茶馆。重庆有两处城隍庙:府城隍庙在道门口,县城隍庙在今二府衙巷口望龙门对面。鞋帮以孙膑为祖师,无店。

石、木、泥、竹业供奉鲁班,有鲁祖庙,庙外为茶馆,即现在的鲁祖庙街。

餐饮业茶馆位于大阳沟雷祖庙,茶客大多带着白围裙和菜刀,表示待雇用。大户人家办席,提前一天来找人,被雇用者次日会带着一帮手下的伙计,准时出现在雇主家中。

理发业茶馆在南纪门,供奉罗祖,除自有门面的老板外,其他人喝过早茶就要走街串巷,手持铁夹刮得嚓嚓响,以此招徕顾客。抗战时期,江苏理发业来渝,在来龙巷内建公会开茶馆,称“江都同善社”。

香烟业在米亭子一带大小茶馆中交易,一般都是半非法性质,因为香烟由烟草局专卖。抗战胜利后则建为纸烟市场大楼茶馆,其第三层设有重庆首创的民营广播电台“谷声”。

糖帮业茶馆在朝天门三层土地 (节约街)及陕西街茶馆。

山货业茶馆在现解放路“陆羽”茶馆、杨柳街茶馆,茶客多为猪鬃小老板及中介人。

以前的茶馆还是大众的娱乐场所,戏剧是从宫廷、堂会、乡场庙会、坝坝戏而进入茶馆,最后才出现专业性剧场的。

近百年来,重庆的川戏(也有昆腔、弹戏)也是从朝天宫、张飞庙、罗祖庙、云贵公所等处的庙台进入茶馆的。重庆城第一家既可喝茶又可看戏的处所叫“翠芳”茶园,地点在现较场口附近,那是“又新”川戏院的起始地,后改为“育德”电影院,演过杂技。

“悦合”茶园地点在机房街(现五一路),后改“悦合”戏院、“鼎新”戏院、“光明”电影院等名字,是川戏三庆会在渝的多年演出场地,“戏圣”康芷林病逝于此。后来在此演出电影、歌舞,都不景气,又恢复为“悦合”茶园,终至成为光明越剧团的固定场地(应为解放后的“重庆剧场”,即紧挨现在的“艺术电影院”旁的路口处,现已拆除)。

“琼仙”茶园在龙王庙梅子坡(现民族路),后为“章华”大戏院,抗战中被日机炸毁。

茶园虽成戏院,仍然保持茶馆特色,包厢座、女宾座均卖茶和小食品。堂倌除供应茶水外,还负责将成叠的滚热毛巾从边座飞掷,越过包厢众多观众之头,准确地落入服务员手中,供客擦脸,之后服务员又把毛巾掷回。毛巾凌空旋转如车轮,小费很可观。

川戏玩友(即票友)俗称“打围鼓”,是爱好者自娱自乐的组织,不定期在茶馆坐唱,不收费。解放后“洁园”、“大同”、“利兴”成了固定的收费坐唱茶馆。

曲艺在茶馆里,有更为悠久的历史。最早在老鼓楼(现解放东路)茶馆,晚间为皮影戏茶座,后来由重庆人钟梦侠邀了一班文明戏演出,直至拆除老鼓楼。

在重庆城里,表演评书、竹琴、扬琴的茶馆,比比皆是。

杨柳街“国安”茶馆王秉诚讲《重庆掌故》,石灰市“罗昆”茶馆程梓贤说《铁骑银瓶》,均为人喜。五一路“洁园”茶馆的评书、竹琴,五四路“国民”茶园郭敬之、李德才的扬琴,都吸引了不少知音。

抗战前小什字“六一”茶楼是清音演出场所,后为官方取缔,只准在朝天门沙嘴的竹棚茶馆中演唱。

抗战期中外地来渝定居的人口超过七十万,在茶馆内演出的剧种也就相应增多了。茶馆里除了演出川剧外,还有京剧、越剧、豫剧和黄梅剧等等演出。

道门口南京“奇芳阁”一楼一底经营点心,设京戏清唱茶座。小梁子“上海”茶社(现会仙大楼)附设京戏清唱茶座,由女武生缪黑灯挂头牌。

后来兴起的有“大广寒群芳会书场”(在民族路),“小广寒群芳会书场”( 在新华路) 都是京戏清唱茶馆。小广寒后改为“第一书场”、“第一京剧场”,即现在的“艺术”电影院。“大广寒”改为“第二书场”,迁现解放军剧院处,仍是京戏清唱茶座,长期邀请名角王少泉(猴王)、毛燕秋彩串压轴,最后迁夫子池正式成为京剧院,仍以第二书场为名。解放后,夫子池为市越剧团所有,市京剧团则迁至正阳街。

京韵大鼓名家山药旦(富少肪),富贵花及相声演员欧少久创建的爱国曲艺场(现民族路顺庆羊肉馆处)是曲艺茶馆,也是老舍先生作品《鼓书艺人》中的原型人物和背景地。“洁园”茶馆演出过河南坠子。

茶客们的爱好、文化水平、生活习惯不尽相同,坐茶馆自然要寻找气味相投的茶友,因此各家茶馆的茶客各自具有不同的社会特点。

斯文风雅的人多爱去“长亭”、“娱乐”、青年会“江山一览轩”、中央公园“葛岭”(现渝中区文化馆)。

“娱乐”茶楼在西大街,高四层,楼梯嵌铜板,茶厅宽敞,一律是黑漆矮桌靠椅,十分高雅。其底层是“天生元”中药房,终日广播戏曲。二三楼茶客多为殷实商人,顶层半露天,茶客多为文教界人士及抚鸟论诗的雅士。

茶客们坐在茶馆里,有时一坐一天。腹饥时便俯身栏杆喊一声:“来碗抄手!”街边担担面摊便会立即送上色味俱佳的抄手(馄饨)来。

茶馆里不时还有民间艺人来卖唱,有出卖廉价希望的星相士指引迷津。茶馆门外还有用老虎角子机改装的关帝灵签。“幺师”不但时时送上热面巾,另备有铜盆热水烫脚,附带修脚、、挖耳、捶背的业务,让你消除疲劳,浑身舒服。

文艺界、新闻界人士多在“百老汇”(现解放碑“美美”百货店一带)、青年路“心心”、“长亭”、“江山一览轩”、“周员外院子”( 现和平电影院对面),中山二路“青风”茶馆等处聊天谈艺术,交换新闻线索。

打官司的人,少不了要在老鼓楼茶馆中向官吏塞包袱。法院经手的案子则在响水桥口徐姓茶馆磋商,律师一般不光临,而由讼棍和包写诉状的人揽生意。

警探多爱在天官街“添香”茶馆(邹容路原古籍书店处)聚会,他们掌握的线人、贼盗都要去那里听风声,送消息,相当于刑事案件的情报市场。

抗战时期,中统局副局长徐恩曾偶然步行,竟在观音岩被扒手摸去皮夹。徐恩曾下令限期破案,中统重庆实验区行动员董世元长相凶恶,是警探们公认的“胖子大哥”,他去“添香”一坐,放出口风,不到半天就有扒手投案自首,交出了皮夹。徐恩曾则一笑了。

另外,还有专卖药茶(六一散、甘和茶、午时茶等)的茶馆(佚名),在原朝天门“运输电影院”附近,讲究养生者自然是那里的座上客。

在过去的年代里,茶馆里盛行“吃讲茶”,重庆人所说的“吃讲茶”就是发生纠纷时不经法律手续,私下了结。旧时重庆人又称茶馆为“理信铺子”(即民事纠纷调解处的意思),这也算重庆老茶馆的一大功能和特色。

普通老百姓怕打官司,弄不好两败俱伤,倾家荡产。因此民间发生债务、吵嘴、打架、斗殴等民事纠纷,大家都习惯于上茶馆当众评理解决,称之为“吃讲茶”。

在约定的时间内,双方当事人约集自己的部分亲友“扎场子”,一同到茶馆,一人泡茶一碗,双方当事人各说各的理,称之为“一张桌子四支脚,说得脱来走得脱”。如果谁家的理说亏了,就负责付给全部茶钱,赔礼认错。如果双方各有不是之处,那就两家各付茶钱一半。

有关“吃讲茶”的故事很多,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下半城的药材帮找洋人“吃讲茶”,要拉洋人下河吃水的故事。

1930年8月25日,储奇门突发一场大火,十多条街化为焦土,损失非常惨重。

储奇门那一带是药材帮交易的中心市场,除专用库房囤集了大老板的药材外,中小药商都是前店后库,即前面一间店堂是营业部,后面一间屋就是库房。

当时正值药材交易的旺季,四面八方都有重庆药商收购的货物运来,储奇门半夜三更还在卸货。其中最主要的药材来自西康,包括理化、德格的虫草,昌台、道罕的贝母,青界的知母,还有从四川各地收购大黄年、秦艽、羌活。上川东一带主要运来黄连、天麻。

药材中最金贵的就是麝香,麝香又分为蛇头、猪脂、及菜油麝香三种,而以蛇头最为珍贵。鹿麝的年龄愈大而产麝香愈多,年龄在十岁以上者,所产麝香每枚重一盎斯至二盎斯,其价格远远超过黄金。

另一种值钱货就是来自松潘的鹿茸。在夏至以后,立秋之前的割下的鹿茸被称为“伏茸”,质量最佳。“伏茸”又以头伏天、二伏天、三伏天所割划分为头面、二面、三面三个等级。伏茸”晒干后,最大的也不足五公斤,每五百克标价在一百块银圆以上,贵得不得了。鹿茸还不能用骡马驮用,要人背着走,否则就要变质。它的运费要收双倍,还要请保镖武装押送,那时四川既无铁路,又无公路,千辛万苦运到重庆,价格自然要猛升一大截。

那场大火灾使重庆药材帮损失惨重,不少人倾家荡产。好在有一些商家是向英商太古保险公司投过保的,于是理所当然地向太古保险公司提出索赔,按投保额计算,一共是五十万银圆。

洋商见到索赔数字巨大,不免心痛,就想耍赖拒赔。药商们被激怒了,公推出周懋植等七名代表与上海派来的英商经理乌特谈判。

乌特一会儿说忙不过来,一会儿又说有要事要办,总之找借口拖时间。一个星期过去了,也不出来打照面。

洋人的无赖行径,激起药商们的公愤。有一天,他们得知乌特的藏身之处,一同上门,二话不说,拉着乌特到药帮茶馆吃讲茶,评理谈判。

在茶馆里,乌特仍然强词夺理,说还要进一步调查核实。

周懋植大怒道:“老子们的药铺子都烧光了,实话对你说,你们赔的那点钱根本不能弥补我们的损失,早知如此,我们起码要投保一百万!”

其他人也怒火满腔,群起打翻了茶桌,七手八脚揪住乌特,说是反正一命抵一命,要拉他下河吃水。

这样一来,吓得乌特全身发抖,当众告饶,乖乖地在赔偿协议上签字。这场吃讲茶制服洋人的事,在重庆城传为美谈。

在茶馆喝茶者,有的是约人办事,或者洽谈生意,而更多的人则是吃闲茶。寻常百姓在工作之余、劳动之后,总爱到茶馆去泡上一碗茶,不慌不忙,优哉游哉,这份休闲和惬意是北方茶馆所没有的。

他们左手端茶船,右手揭茶盖,搅沉浮叶,一口一口慢饮,舌品茶味,鼻嗅茶香,暖胃涤肠,清心醒脾。有烟瘾的茶客,一支香烟在手,吞云吐雾,于是觉得疲劳消失,烦闷解除。所以当时茶馆有这样一幅对联道:“忙里偷闲,吃碗茶去;闷中寻乐,拿支烟来。”

这些吃闲茶的人大都爱摆龙门阵,重庆话叫“吹牛”。凡进茶馆者,不论街坊邻居,也不论萍水相逢,都可视为“吹牛”的伙伴。

茶馆里一般都贴有“休谈国事”的纸条,茶客们往往视而不见,不吐不快,既谈国事,也发牢骚。他们的话题往往是天南地北,古今中外,漫无边际,东拉西扯,道尽人间的丑恶和不平,揭露当权者的种种勾当。

抗战末期,重庆曾出现了一首流传甚广的讽刺歌曲《茶馆小调》,就以茶馆为题材,对当时的社会现实进行了辛辣的讽刺:

 

晚风吹来天气燥,

东街的茶馆真热闹,

楼上楼下客满座啊,

“茶房!”“开水!”叫声高。

杯子碟儿叮叮当当响,

瓜子壳儿噼里啪啦满地抛。

有的谈天有的吵,

有的苦恼有的笑,

有的谈国事啊,

有的就发牢骚。

只有那茶馆的老板胆子小,

走上前来细声说得妙:

“诸位先生,生意承关照,

国事的意见千万莫发表。

谈起了国事容易发牢骚,

引起了麻烦你我都糟糕,

说不定一个命令,

你的差事就撤掉,

我这小小的茶馆贴上大封条。

撤你的差事不要紧啊,

还要请你坐监牢。

最好是今天天气哈哈哈哈,

喝完茶就回家去,

睡一个闷头觉。”

哈哈哈哈……

满堂大笑:

“老板说话太蹊跷,

闷头觉倒是睡够了,

越睡越糊涂呀,

越睡越苦恼。

倒不如大家痛痛快快谈清楚,

把那些压迫我们、剥削我们,

不让我们自由讲话的混蛋连根铲除掉!”

 

 

  [本文来源]  
 最新评论

发 布 评 论
选择: 很好 一般 过期 垃圾

评价:
验证码:
 
 
 
更多>>  

 
 [春晚]网曝:历届春晚那些不为人..
 [爆米花]为对手叫好是一种智慧
 [守望者]一名印度工程师所写的《令..
 [世界奇迹]未来十年我们拼什么
 [白富美]同一件事,博士后花了90..
 [漫漫人生路]中日混血房远:日本人看中..
 [世界奇迹]惊爆!女宇航员在太空被外..
 [漫漫人生路]希特勒从天使到魔鬼的角色转换
 [抗日战争]修建国民党反共将领故居,..
 [守望者]爱情是一种面对面的相遇
 [守望者]每个人都有泪流满面的秘密
 [守望者]贫穷的爱情
 [开心人]【娱乐】算算你老公值多少钱
 [校园生活]坚持住,你定会看见最坚强..
 [漫漫人生路]关于男人女人情人的话题
 [漫漫人生路]【人生感悟】 深悟得失
 [致青春]【哲理故事】 别让工作受委屈
 [致青春]【美文】 默然相爱,寂静喜欢
 [致青春]【爱情格言】 爱情的禅意
 [漫漫人生路]【爱情格言】变成河的女人
 [抗日战争]民国时期的重庆茶馆
 [掮客]“权力掮客”不除,商业贿..
 [三大战役]三大战役的另类战将
 [三大战役]论辽沈战役中的林彪
 [浪漫玉山]2013年最经典的一句话
第1页 | 共6页 | 上一页 | 下一页

 
·修建国民党反共将领故居,你怎么看?
·民国时期的重庆茶馆
更多>>  
 
用户协议  |  官方博客  |  商务合作  |  关于本站  |  联系我们

网络文明 举报电话:0791-12318   赣 ICP备 12005621号 -1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(含文字和图片)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